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12月 12 日

当前位置:普照人间 图文内容 返乡有感

返乡有感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生观尊者】【原始佛教电子报第十九期】

  禅修后,经过大师父与师父的许可,回彰化乡下探望年迈的父母亲。距上一次回乡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对早已习惯孩子长期不在身边的俩老而言,几个月不算长。记得上一次是出家后不久,因出国在即,所以回去探望年迈的俩老。回忆起当时初见面时,他们那一脸尚未完全适应的样子,以及有些不知如何响应的态度与心情,不禁想说真是「天下父母心」啊!

  而这一次,母亲依旧到车站来迎接这个长期不在身边的孩子。当在收票口看到另一端的老人家时,内心不禁莞尔 ─── 不一样了!老人家是真的调整好了,她的那一份微笑完全地传达了内心的全然接受与喜悦。心中不禁生起:「哇!改变得真快。那一份一点点的不舍居然都不见了!」过了收票口,笑问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孩子如何啊?她说:「看起来不错。」接着又笑问她:「可以安心了吧?」她笑答:「是啊!」心想,出家修行的孩子,唯一能够带给年迈父母亲的安慰,也只有他们看了能安心的那一份幸福。

  而年近八十的父亲,是这一次返乡的重点。一向记忆力超强的父亲,在年初见面时,就已发觉他在生活上的记忆力有所衰退;这一次相见时,发觉这样的状况仍旧持续。但可庆幸的是,老人家身体仍旧硬朗,在面对记忆力衰退方面,倒也是不逃避,保持着一向积极的态度,来面对自身的问题与生活。这一次的相处,俩人都不再像过往般那样,各自坚持,各说各话。老人家倒是处处看能为这个出家的孩子做些什么;另一方面,也像是难得找到了一个「免费的秘书」,时时派遣工作。在相聚的几天里,深刻的感受到父亲对长年不在身边的孩子的那一份关爱与需要,而这个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孩子,唯一能为他做的就只是在修行的路上,谨记老人家的叮咛:「处事时,大事莫胡涂,小事莫计较;而在自己过得好之余,也莫忘为他人付出。」

  在这一次的返乡中,最大的不同是来自于两个老人家对于「出家修行」一事的全然接受与开放。记得年初时,父亲的态度仍有所保留,只因是自家的孩子,所以只能选择成全。然而这一次,却不然,他老人家不仅不避讳,还有些许高兴与人谈论这个出家的孩子。由于两位老人家的转变,邻居的长辈与儿时的玩伴也相继来访,有些虽早已耳闻,却是在出家后第一次见面。儿时同伴见面时,不失激动地直说:「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要称师父了。」而有些邻居长辈们,是泛着泪光的直点头。忆起小时种种,若无这些长辈及同伴的爱护、关照与救命,就没有现今走上出家修行的自己,对他们只能深深的感谢。

  事实上,包括俩位老人家,大部份的他们都信仰民间佛教与传统佛教,并且都是第一次接触「原始佛法」。在为他们解说什么是原始佛法,以及仔细地介绍中道僧团,还有为何吃素与不受取金钱,并只接受四事供养之后,发现他们的响应是开放且正向的,心里也因而踏实了许多。虽然,这一次的相聚是短暂的,但可确信的是正向的影响已经展开。

  在踏上回程的当天,母亲仍然坚持送到高铁站,一路细细叮咛,要这个已出家的孩子照顾好自己,且要切记:「既已出家,就不仅要做利己之事,也要做利众之事。 」而这不就是大师父常常在提醒我们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