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7月 28 日

当前位置:原始佛教 创会缘起

创会缘起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Ven. Bhikkhu Vūpasama 随佛尊者

  佛陀的教法,经由二千四百余年的传诵后,受到僧团意见的竞争、世俗政治的影响、时代演革及地域文化的融合,形成了三种出于不同时代与思想主张的教派,也就是目前的南传佛教、汉传菩萨道、藏传菩萨道。

  佛灭当年“第一次经典结集”以后,佛教僧团形成两大师承系统,一是以传承经法为主的阿难系僧团,二是传承律戒为主的优波离系僧团。经法与律戒两大师承系统的分合过程,在佛灭后百年内原是和合一味,但佛灭后百年时,先有师承自优波离系宣化于恒河中游东方毗舍离的僧团,因为擅行“受取金钱”等十事,而受到宣化于西北印摩偷罗之阿难系僧团及西印优禅尼之优波系僧团的责难,为此僧团举行了“第二次结集”,使论诤的两系三大僧团复归于和合。其次,佛灭后百一十六年,优波离系毗舍离僧团举“五事异法”,而优波系优禅尼之僧团则妥协附和。由于优波离系两大僧团改变了古老的经说,使得传承经法的阿难系僧团和优波离系僧团,发生了严重的对立与分裂。从此原本和合无诤、法同一味的僧团,分裂为坚持原说的北印阿难系僧团,以及改变经说的优波离系东印大众部僧团、西南印分别说部僧团(现今南传佛教的母部)。

  在三大僧团中,坚守原始经说、主张“一乘菩提道”的阿难系僧团,声势渐渐不如信仰“理想、神化佛陀”的优波离系僧团。当佛灭后约二百五十年,阿难系僧团中有迦旃延尼子,改变立场接受优波离系的新说法,写出《发智论》一书,宣扬异于经说的论义,遂与阿难系僧团中坚守经说者对立,阿难系僧团因而分裂为原本重经的雪山部(或称上座弟子部)与宣扬新论义的说一切有部。日后,雪山部逐渐的改变与衰微,公元三世纪后渐隐没于印度,而改变经说、重论的说一切有部,则辗转传入于汉地,但并未受到汉地众生的仰敬。在公元后约511年,传于北印罽宾的说一切有部,为白匈奴王密希拉古拉(Mihirakula 或译作摩醯逻矩罗、弥罗崛)破灭于印度,法脉从此断绝。

  公元前一世纪,优波离系分别说部在锡兰的大寺派,经由结集分别说系的传诵,确立了锡兰“铜鍱部”,日后“铜鍱部”的教说,辗转传于东南半岛,遂发展为今日的南传佛教。公元前一世纪的南印,另有承受部派佛教菩萨道信仰及大众系一说部影响,而辗转形成的《般若经》传出。‘般若经’起于南印,将部派佛教之菩萨道的“智慧波罗蜜”,从“四圣谛”改为“缘起即空,诸法皆空”,发展为“不离生死,不证涅槃”之“大乘菩萨道”的教说,因而形成“部派菩萨道”、“大乘菩萨道”等两种不同思想的菩萨道。日后,《般若经》盛传于北印,公元后三、四世纪的“大乘菩萨道”,再发展出“真如”、“唯识”思想,四世纪形成“如来藏”的教说,七世纪后则有“秘密菩萨道”形成,十二世纪以后灭没于印度。印度“大乘菩萨道”传入于汉地与西藏以后,又再分别揉杂汉地的老庄思想、藏地的泛灵信仰与巫咒,而发展成今日的汉传菩萨道、藏传菩萨道。

  南传佛教一向以上座部佛教或原始佛教自居,但原始佛法的教说,实不同于今日的南传佛教,也大不同于汉传菩萨道、藏传菩萨道。唯有立足佛教史实的考证,依据阿难系及优波离系传诵之古老经法当中的共同传诵,才能探究佛教僧团分裂以前,佛陀时代之教法与禅法的原貌。唯有滤净后世佛教变质的新说,才能回归 佛陀的真实教法──原始佛法。

  出家于南传缅甸僧团的 Ven. Bhikkhu Vūpasama 尊者(随佛尊者),经由多年的探究、确证及实践,已完成古老经说与佛法演革史的对照及考证,并且将古老经说、禅法、菩提道次第之原貌予以还原,重现了“佛法”的原说。随佛尊者为了在世间宣扬、传续佛陀的真实教法──十二因缘、四圣谛、一乘菩提道,依“原始佛法”实现世间、出世间通达无碍的“人间佛教”,今在台湾成立信仰、传续原始佛法的“原始佛教会”,致力于全世界华人仰敬、回归与传续佛陀之道。

  由于原始佛法的显现,必需有阿难系经典和优波离系经典相互对照,阿难系之经典与律戒,主要是在汉译藏经中,而优波离系经典则有巴、英、汉、日等文体,所以现今南传佛教国家的僧俗二众,很难参与、了解或接受“必需参照汉译经史文献,才能完成原始佛法的探寻与还原”。在现今的世界上,目前唯有华人兼传阿难系和优波离系之经典与律戒,也是华人才最有条件与机会,探究、显现、学习与传续 佛陀的真实教法。因此,若要显现、传承及兴隆 佛陀的真实教法──原始佛法,目前必须寄望于全世界各地的华人,这不仅是华夏佛弟子的责任,也是华人世界的光明与荣耀,故将在台湾设立的原始佛教会,正名为“中华原始佛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