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9月 26 日

当前位置:佛史探略 正法重兴

正法重兴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Ven. Bhikkhu Vūpasama 随佛尊者

  引领原始佛教会 Original Buddhism Society 的中道僧团 Sambodhi Saṅgha 成员,原都是出自“(大乘)菩萨道”的修行者,也都是修学多年且深入佛法的老修行,可以说是教、行兼备的学人。这些学人都是经过多年的修学后,才转入南传铜鍱部佛教的学派体系,最后再进入原始佛教,或者是直接的转入原始佛教的修证体系。

  基于南传佛教的传承,是源自印度优波离师承分别说系分化于锡兰铜鍱部的传承,学派教说是出于佛灭后 116 年部派分裂以后的部派传诵,也是印度、锡兰佛教多达十八部(或说二十一部)当中的一个部派。由于印度部派佛教分为阿难系及优波离系两大师承,共有阿难系上座部及优波离系分别说部、大众部等三大部系,再分别辗转分化出十八部(或说二十一部)。部派佛教以后的佛教教说是异常的纷杂,佛教是无法团结、相互对立、分崩离悉。三大部派形成的地域及部族不同,采行的语言也不相同,这是在部派分裂之前, 佛陀的时代就已是如此。因此, 佛陀反对弟子用统一的语言传法(如当时上层阶级使用的雅语),反而要求弟子“随诸方用语”来传扬佛教,使佛法能够没有语言隔碍的融入当地的社会及族群里。所以,佛世时的佛教,北印及东印、西印就已经是各自采行不同的语言传承佛陀的教法,而 佛陀时代的圣弟子们也不是使用同一种语言。不同地域的不同族群,用不同的语言传承 释迦佛陀的教法,一直是佛教的传统。

  往后的阿育王时代,当时北印(阿难系僧团)使用“雅语(汉地通称梵语)”,东印(优波离系毗舍离僧团)使用“俗语”,西印阿槃提(优波离系优禅尼僧团)一带是用“鬼语(现今称为巴利语)”1。阿育王时部派初分,因为阿育王支持西印优禅尼的分别说部,造成使用西印巴利语传扬佛教的分别说部,俨然为佛教的主导者,盛极一时。今日的南传佛教,即是出自优禅尼的分别说部系分化于锡兰的传诵,才会主张巴利语的佛教传诵,才是真正的“正统”。提倡这一说法的背景及部派心态是可以理解,但是毕竟只是分别说部的主观看法而已,实在无法说是事实。因为自 佛陀时代起,流传于各地的不同语言传诵,都是出自 佛陀的正传,也同时传诵着佛陀的教法,所以不管是雅语、俗语、鬼语(巴利语),或是杂语(后世犊子部所用),都不是“正统传法语言”。事实是佛法的正统不在“传法语言”的类型,而是在“教法内涵”。

  今日会有认为“巴利语传诵是正统佛法”的说法,只是因为印度部派佛教的三大部系中,阿难系及优波离系大众部的教团传承,都已经在人间消失,无有提倡用雅语、俗语传诵才是正统的佛教教团,仅有优波离系分别说锡兰铜鍱部的教团尚存世间,所以才会有“巴利语的经典”才可以依止、信受的说法流传。然而,这一说法会得到南传佛教及许多西方佛教学者支持的原因,应当是不了解在汉传佛教的传承中,除了出自部派佛教中期以后,为后世学者编集的“(大乘)菩萨道”典籍以外,还有锡兰铜鍱部佛教以外的印度各部派典籍的传诵。这些分别采用雅语、俗语及印度各地方言的传诵,都是源自于 佛陀时代各地圣弟子们的传诵,“教法内涵”原本都是出自 佛陀的正传。然而,部派分裂以后,各方部派都有自部的主张及“义解”,也都会增新编集与融入古来的传诵当中,使得原本“正统的教法内涵”,受到了后世部义的揉杂。不论是出自雅语(梵语)、俗语或鬼语(巴利语)的传诵,都是如此。因此,对照诸方部派传诵的经典,寻得各部派共同一致的古老传诵内涵,显现部派分裂以前诸方传承的共传,直指“佛陀教法的原说”,正是探求佛陀教法的必要作法。反之,若是纯粹的相信单一语言的传诵,只是缁铢计较于语言用词及翻译上的问题,或是不经对照诸多传诵当中的异同,不加以抉择的一概信受采用,实际上还是无助于认识真实的佛法,还是会陷入部义纷杂的困境,难以出离。

  公元 2002 年原本是修学南传优波离师承分别说系铜鍱部佛教的中道僧团,依据“依经、依律、不依论(因为‘论’是出自部派佛教各派的部义编集)”的学法宗旨,转变为“从阿难系传诵及优波离系传诵的对照中,寻得部派分裂以前“第一次经典结集”古老传诵的共说”,成为探寻、依止、修学“佛陀原说”、“原始佛教”的僧团。公元 2008 年再进一步的还原佛陀亲说的教法、禅法、菩提道次第的原貌,公元 2010 年,正式在中华台湾、美国、马来西亚创立原始佛教会 Original Buddhism Society,公开的传扬“佛陀的原说”、“佛陀的佛教”。

  原始佛教的确立及显现,主要的核心是在“十二因缘法”的还原,必需还原“十二因缘法”的原貌,才能完整及确当的呈现出 佛陀教说的生死轮回及解脱途径。除此以外,唯有透过“十二因缘法”原貌的呈现,古老经说当中的禅法,才能清楚无误的明白何以如此、明见如何的运用修证、如何开展禅修的修证次第。如经法当中记载的“观四念处集与灭”、“观五阴集法与灭法”、“观六触入处集与灭”、“观世间集与世间灭”、“观有身集与有身灭”、“观食之集与灭”、“观三摩地勤行成就之神足”、“观老死集与老死灭”、“观四圣谛(初转)的苦谛、苦集谛、苦灭谛”,都是修习“观十二因缘的集与灭”。如果不知“十二因缘法”的佛说原貌,这些佛陀亲教的禅法,都会因为无法和“十二因缘法”的原说对应,导致不知如何的修证,而无法成就正觉,或是采行后世部派自创而错误的禅法来修习,不知不觉的走向偏途。

  公元 2003 年秋季,中道僧团已经将“十二因缘法”的原貌,完整的还原、显现,但是只传于亲近的少数学人。这是因为“十二因缘法”的原说,是相当大不同于部派佛教以来的部义诠释,冒然的宣说于佛教界,不仅不会启信,反而招谤,更会让无知的学众,作出谤法、谤僧的恶业。

  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在公元 2008 年 7 月,完成了依据阿难系说一切有部传诵的汉译《相应阿含经》(误译名为《杂阿含经》)与优波离系分别说部传诵的《相应部》当中,“第一次结集”集成的古老经法对照,而还原了佛陀原说的经法、禅法、菩提道次第。又依据原始的教说,兼及部派佛教发展史及各部义,编写成‘原始佛法的探究’及经说的‘菩提道次第’,合编为《相应菩提道次第》,在 2008 年 8 月印行流传于世。同时,将“十二因缘法”的原说,在美国歌伦比亚大学宗研所与诸方学者分享研究的成果。

  佛陀的佛教──原始佛教的显现,包含了“十二因缘法”的原貌、“十二因缘观”的正确禅观法,这同步的还原、显现了“观四念处集与灭”、“观五阴集法与灭法”、“观六触入处集与灭”、“观世间集与世间灭”、“观有身集与有身灭”、“观食之集与灭”、“观三摩地勤行成就之神足”、“观老死集与老死灭”、“观四圣谛(初转)的苦谛、苦集谛、苦灭谛”等,原为佛陀亲教的禅观法,正确的指出“先见十二因缘法,得明、断无明,再见八正道”的修证次第,导正了目前佛教界分歧、难解之种种教说及禅法的疑误。

  除了“十二因缘法”、“十二因缘观”的还原以外,更进一步还原了念菩提支(观四念处集与灭)、择法菩提支、精进菩提支、喜菩提支、猗菩提支、定菩提支、舍菩提支等“七菩提支”的修证原说,完整无误的显现“七菩提支”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的相应、相契,呈现出两者既是禅修次第,同时也是菩提道次第的正统禅法。依据“七菩提支”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的相应,显现出无师自觉的 佛陀、依佛教法修习成就的声闻弟子,都是循着“七菩提支”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的修证次第,究竟成就正觉、离贪断瞋、慈悲喜舍、解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圆满的显现出“佛说一乘菩提道”的真实义。

  依止 佛陀原说──原始佛教的中道僧团,已将 佛陀原说的教法、禅法、菩提道次第正确完整的还原,并且广传于华人社会,如同明镜遍照十方,映现出迷妄众生的无明、虚妄,也显现出真实之道。多年以来,台湾的南传佛教圈与“(大乘)菩萨道”的学人,对中道僧团多是贬谪、诬蔑、毁谤及排挤,无形当中造作了谤佛、谤法、谤僧的过失,并且失去学习正法的利益。

  在此,诚心的呼吁十方善友,放下名利的贪执、高慢,忘却学派的虚荣、权势,弃舍争长计短的个人心结,远离猜疑、嫉妒的负面心绪,大家一起虚心的共同探究 佛陀的原说法教,团结一致的兴隆佛陀圣教、利泽世间。


  【注释】

  1.见印顺《印度佛教思想史》p.59:台湾 正闻出版社出版“传说说一切有部用雅语[梵文],大众部用俗语,正量部用杂语,上座(分别说)部用鬼语[巴利文](注解:调伏天‘异部次第诵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