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3月 29 日

当前位置:佛史探略 末期部派 中期大乘

末期部派佛教/中期大乘菩萨道(佛灭后600~1000年; C.E. 213~613)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选自 Ven. Bhikkhu Vūpasama 随佛尊者著
《原始佛教与法教之流变》部分内容

  公元后三世纪,提倡“缘起即空”的《般若经》,因为“唯破不立”的教说思惟,不合于“立破并立”的事实基础,声势日渐没落。此后,《般若经》的“空、无自性”思惟,改朝向“空性”、“空体”发展。公元后四世纪,“大乘菩萨道”的无著论师修正“唯破不立”的立论缺失,将《般若经》的“空、无自性”,改为常住的“圆成实性”,继承《般若经》之“一切法如梦、如幻,虚妄不实”的主张,认为迷惑众生不知一切虚妄不实,将赖缘而起(依他起)的“识知境界”予以“遍计所执”的以为实有诸法,但实是“虚妄”而“唯有识”罢了,如是发展出“唯识学”。公元后四世纪,大乘菩萨道的学说,从“圆成实性”再转变发展成有情众生常住本有的“如来藏”,而为众生的“清净真我”。大乘菩萨道之教说的推动者,据近代印顺法师的研究所说:“大乘藏数多而量大,非一人一时出。其初为纂集,离“杂藏”而独立者,时则佛元四世纪以降(公元前一世纪),时时而出;人则大众及大陆分别说系之学者为之”(见印顺《印度之佛教》p.184-3~7)。印顺法师的研究是正确的,大乘菩萨道的形成,的确是出自建立部派菩萨道之优波离系僧团,也就是大众部及分别说部的学者。

   公元后五世纪末叶,北印罽宾的说一切有部传承至师子,受到白匈奴王密希拉古拉(Mihirakula 或译作摩醯逻矩罗、弥罗崛、寐吱曷罗俱逻)破灭于印度,法脉传承从此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