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2月 24 日

当前位置:中道禅法 中道禅法释疑 生法、灭法 VS. 剎那生、灭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 (三称)

生法、灭法 VS. 剎那生、灭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随佛法师Bhikkhu Vūpasama著
选录自 《原始佛法与佛教之流变》© 2010

  一、云何是生、灭法

  生、灭法的说法,在佛教界是多数学人都听过的讲法,最让人耳熟能详的说法,是记载在《大般涅盘经》1卷下的「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这是 释迦佛陀在入灭前,提醒弟子们的教导。

  甚么是生、灭法?根据《相应阿含》的说法,色、受、想、行、识等五阴是生法、灭法。见《相应阿含》256经:

  「所谓明者是知,知者是名为明。又问:何所知?谓色生、灭法,色生、灭法如实知;色无常,色无常如实知;色磨灭法,色磨灭法如实知。(受……;想……;行……;)识生、灭法,识生、灭法如实知;识(无常),识无常如实知;识磨灭法,识磨灭法如实知。」

  除此以外,在《相应阿含》与《相应部》的说法中,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的生法、灭法,也说是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的集法、灭法。见《相应阿含》103经、《相应部》『蕴相应』89经:

  《相应阿含》103经:「于五受阴,增进思惟,观察生、灭: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此)识,此识集,此识灭。于五受阴如是观生、灭已,我慢、我欲、我使一切悉除,是名真实正观。」

  《相应部》22.89经:「于五取蕴观生、灭而住。[谓:]此是色,此是色集,此是色灭,此是受……想……行……识,此是识集,此是识灭。彼若于此五取蕴观生、灭而住者,随伴五取蕴之我慢、我欲、我随眠之未断者,达永断。」

  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的集法、灭法,说的是甚么呢?五阴的集法、灭法,即是指「十二因缘的集法、灭法」。见《相应部》『因缘相应』21经:

  《相应部》『因缘相应』12.21:「色如是如是,色之集如是如是,色之灭如是如是;受如是……;想如是……;行如是……;识如是如是,识之集如是如是,识之灭如是如是。……即缘无明有行,缘行有识……如是此是全苦蕴之集。依无明之无余,依离贪灭乃行灭,依行灭乃识灭……如是此为全苦蕴之灭。」

  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五阴生法、灭法」),即得明、断无明,而不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即是无明。见《相应部》『蕴相应』126经:

  「此处有无闻之凡夫,于色有集法,不如实知色乃有集法。于色有灭法,不如实知色乃有灭法。于色有集、灭法,不如实知色乃有集、灭法。于受……;想……;行……;识……。比丘!说此为无明,如是为无明人。……于此处有有闻之圣弟子。有色集法者,如实知有色集法。有色灭法者,如实知有色灭法。有色集、灭法者,如实知有色集、灭法。有受集法者…乃至…有想集法者…乃至…有行集法者…乃至…有识集法者,如实知有识集法。有识灭法者,如实知有识灭法。有识集、灭法者,如实知有识集、灭法。比丘!说此为明,如是为明人。」

  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或说如实知「十二因缘的集法、灭法」,得明、断无明,是修证的第一步。见《相应部》『预流相应』28经、《相应阿含》846-2经:

  《相应部》55.28经:「圣弟子当止息五种怖畏、怨雠,成就四种预流,以慧善观圣理,善通达时,若心欲者,则自得记别,而曰:「于我地狱灭尽、畜生灭尽、饿鬼趣灭尽、恶生、恶趣、堕处灭尽,而得预流,堕法灭、决定、趣向等觉。……以何为慧善观圣理,善通达之耶?……谓:缘无明生行,缘行生识,……缘生生老死愁悲苦忧恼。如是,此为一切苦蕴之集起。又:无明无余离灭故行灭,……生灭故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是,此为一切苦蕴之灭。」

  《相应阿含》846-2经:「若比丘于五恐怖、怨对休息,三事决定不生疑惑,如实知见贤圣正道,彼圣弟子能自记说:地狱、畜生、饿鬼恶趣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何等为圣道如实知见?谓十二支缘起如实知见。如所说: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如缘无明行,缘行识,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是名圣弟子如实知见。」

  当年舍利弗入道的因缘,是听阿说示尊者转说 释迦佛陀的教法时,说出的法偈。据汉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2『出家事』的记载,当五比丘得度后不久,舍利弗3Sāriputta(又称为邬波底沙、优波提舍)、目犍连Mahā-Moggallāna(又译为俱哩多)听闻五比丘之一的马胜Assaji(又称阿说示)比丘,转达佛陀教诲说「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而得见法、得法眼,明见:「凡有集法者,皆有此灭法」4,进而慕道出家于世尊的僧团。

 

  二、如实知生、灭法,建立无常想、无我想

  佛陀教导的禅观方法及次第,是根据如实知「五阴集法、灭法」(如实知「十二因缘法」),才能断「常见」、「我见」。见《相应部》『蕴相应』102经、『因缘相应』20经、《相应阿含》296经:

  《相应部》22.102经:「诸比丘!如何修习无常想?如何多修习者,永尽一切欲贪…乃至…永断一切我慢耶?此是色,此是色之集,此是色之灭,此是受……想……行……识之集,此是识之灭。诸比丘!如是修习无常想。如是多习者,永尽一切欲贪,永尽一切色贪,永尽有贪,永尽一切无明,永断一切我慢。」

  《相应部》12.20经:「诸比丘!缘生而有老死。诸比丘!缘有而有生。诸比丘!缘取而有有。诸比丘!缘爱而有取。诸比丘!缘受而有爱。诸比丘!缘触而有受。诸比丘!缘六处而有触。诸比丘!缘名色而有六处。诸比丘!缘识而有名色。诸比丘!缘行而有识。诸比丘!缘无明而有行。如来出世、或不出世,此事之决定、法定性、法已确立。……诸比丘!何为缘生之法耶?诸比丘!老死是缘生、无常、有为、灭尽之法,败坏之法,离贪之法,灭法。诸比丘!生是缘生、无常、有为、灭尽之法、败坏之法、离贪之法、灭法。……无明是缘生、无常、有为、灭尽之法、离贪之法、灭法。诸比丘!此等谓之缘生法。」

  《相应阿含》296经:「多闻圣弟子,于此因缘法、缘生法,正智善见。……若沙门、婆罗门,起凡俗见所系,谓说「我见」所系,说「众生见」所系,说「寿命见」所系,「忌讳吉庆见」所系,尔时悉断、悉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是名多闻圣弟子,于因缘法、缘生法,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修,善入。」

  「常见」、「我见」,都是妄见、妄想。若是断「常见」、「我见」,也就成为「无常想」、「无我想」了,或者是说:无「常想」、无「我想」。

 

  三、观五阴生、灭法

  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也就是如实观五阴的集、灭法,修学方法是从「观六触入处集法、灭法」入手,这一禅观法又称为「如实观世间集法、灭法」。见大正藏《相应阿含》68,1307, 230经、南传《相应部》『蕴相应』94经、『六入相应』68,107经:

  《相应阿含》68经:「世尊告诸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如实知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此)识,此识集,此识灭。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如是缘耳……。鼻……。舌……。身……。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

  《相应阿含》1307经:「何等为世间?谓五受阴。何等为五?色受阴,受受阴,想受阴,行受阴,识受阴,是名世间。」

  《相应部》22.94经:「诸比丘!色是世间之世间法。如来现等觉现观于此,而说现等觉现观、示教、立说、开显、分别、显发。……受是世间之世间法……想是世间之世间法……行是世间之世间法……识是世间之世间法。如来现等觉现观于此,而说现等觉现观、示教、立说、开显、分别、显发。」

  《相应阿含》230经:「世尊!所谓世间者,云何名世间」?佛告三弥离提:「谓眼,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耳……。鼻……。舌……。身……。意,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是名世间。所以者何?六入处集则触集,如是乃至纯大苦聚集。三弥离提!若无彼眼,无色,无眼识,无眼触,无眼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不苦不乐。无耳……。鼻……。舌……。身……。意,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内觉若苦、若乐、若不苦不乐者,则无世间,亦不施设世间。所以者何?六入处灭则触灭,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灭故。」

  《相应部》35.68经:「大德!世间、所称世间者,如何为世间、或世间之名义耶?三弥离提!凡有眼,有色,以眼识所识知之法,则为世间或世间之名义。有耳……有鼻……有舌……有身……有意……则为世间或世间之名义。三弥离提!凡无眼,无色,无眼识,无眼识所识知之法,则无世间或世间之名义。无耳……无鼻……无舌……无身……无意……则无世间或世间之名义。」

  《相应部》35.107经:「诸比丘!以何为世间之生起耶?以眼与色为缘,而生眼识,三者和合为触,依触之缘生受,依受之缘生爱,依爱之缘而取,依取之缘而有,依有之缘而生,依生之缘而有老死、忧悲苦恼绝望,此即世间之生起。以耳与声为缘……以鼻与香为缘……以舌与味为缘……以身与触为缘……以意与法为缘……依生之缘而有老死、忧悲苦恼绝望。此即世间之生起。」

  「观六触入处集法、灭法」,正是「如实观五阴的集、灭法」的实践禅法,也正是「观十二因缘集法、灭法」的禅法。修习这一禅法, 佛陀赞许是「梵行之初」。如果不修习此一禅观,离佛陀的法与律,猷如虚空与地。见《相应部》『因缘相应』45经、『六入相应』73经;《相应阿含》209经:

  《相应部》12.45经:「世尊,独自宴坐,而宜说此法门曰:依于眼与色生眼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缘爱而有取……。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依耳与声……依鼻与香……依舌与味……依身与触……依于意与法而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缘爱而有取……如是乃此全苦蕴之集。依眼与色生意识,三之和合乃有触,缘触而有受,缘受而有爱,依彼爱之无余、离贪、灭而有取灭,依取灭而有有灭……。如是,此乃全苦蕴之灭。……比丘!汝应受持此法门。比丘!汝应善知此法门。比丘!具足此法门之义,是乃梵行之初。」

  《相应阿含》209经:「世尊告诸比丘:「有六触入处,云何为六?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沙门、婆罗门,于此六触入处,集、灭、味、患、离不如实知,当知是沙门、婆罗门去我法律远,如虚空与地。」

  《相应部》35.73经:「诸比丘!任何之比丘不如实知六种触处之生起、灭没、甘味、患难、出离者,则彼尚未果其梵行,离此法、律犹远。」

 

  四、云何是灭法与灭

  在佛陀的教导中,「五阴是集法,五阴也是灭法」,说的是色、受、想、行、识等五阴,既是因缘生的缘生法,当然也必是「因缘灭则灭的缘灭法」,谓:「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因此,凡是缘生之法,也必是「缘灭则灭之法」。譬如:赖水活命的鱼,也必是无水即死的鱼,谓:此鱼有水则生,此鱼亦离水则死。所以,「五阴是集法,五阴也是灭法」。见《相应部》『谛相应』11经、『蕴相应』21经;《相应阿含》260经:

  《相应部》56.11经:「具寿憍陈如生远尘离垢之法眼:『有集法者,悉皆有此灭法。』」

  《相应部》22.21经:「大德!曾说于灭,灭。大德!如何法之灭故而说灭耶?阿难!色是缘起所生,无常、有为,为尽法、坏法、离法、灭法者。彼之灭故说是灭。受……。想……。行……。识……。」

  《相应阿含》260经:「阿难!所谓灭者,云何为灭耶?谁有此灭?阿难言:『舍利弗!五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云何为五?所谓色受阴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如是受、想、行、识,是(本行所作,本所思愿?),是无常、灭法;彼法灭故,是名为灭。』」

  《相应阿含》260经中「本行所作,本所思愿」的经文,原来应当是如同《相应部》『蕴相应』21经说的「缘起所生」或「缘生之法」,但是因为译经师求那跋陀罗宗仰「唯心」思想,故自行依照「唯心」思惟而修改为「本行所作,本所思愿」的经句。这句文辞不是说一切有部的诵本形式,是译经师的自行修改。

  依据此经的经文,我们可以得知「五阴已灭」才说是「灭」,所以「灭法」不是指「灭」。「五阴是灭法」,说的是正见「五阴如何灭尽」(或说是「老病死如何灭尽」),绝对不是「见到五阴已灭尽的涅盘」。

  因此,佛陀教导弟子需「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也就是「如实观五阴的集、灭法」,说的是从「六触入处」,如实观集法、灭法,这是「如实观察十二因缘」的禅观法。

 

  五、观察剎那生、剎那灭的讹误

  然而,许多学人分不清楚「灭法」与「灭」的差异,不知「灭法」是「缘灭则灭之法」,也是「缘生法如何灭尽」的说法,不是指「缘生法已经灭尽不起」的「灭」。

  因此,后世的学人误将「生法」当作是「已生」,又误以为「灭法」是「已灭」。如此一来,「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原是从「六触入处」入手,如实观「十二因缘集法、灭法」的禅观法,被误解是「观察五阴的已生、已灭」了。

  可是,怀着这种误解的学人,却没想明白观察「五阴的已生、已灭」的交替,是纯属不可能的事。因为「未生」则何有「生」可观,如何观察「生」?所以只能观察「已生」!又「未灭则何有「灭」可观」?若是「已灭」,又如何观察「已灭」而无有的「灭」?

  虽然「未生」则无从观察「生」,而「已灭」必是无从观察「灭」,「未生」与「已灭」都无可观察,但是不明白甚么才是「如实观五阴的生、灭法」的学人,依然坚定的相信「观五阴的生、灭法」,即是「观察五阴的已生、已灭」。

  如此一来,「已生」是现前的事实,「已灭」却是无从观察。试问:学人如何观察「生」与「灭」?有趣的事,是学人将「缘生」的现前事实,在「缘生则无常」的观察中,也就是面对「在影响中发生,同时在影响中改变」的现前事实时,想象「在影响中改变」的过程中,发生了「灭而续生」的事。因此,这种面对「在影响中发生,同时在影响中改变」时,经由「想象」而认为发生「灭而续生」,将「在影响中改变」的现实,误以为是一种「剎那生、剎那灭」的相续过程。

  「剎那(巴khaṇa)」指极短的时间,是出自后世部派佛教的新用语。在后世的《起世经》卷第十5:「诸比丘!六十剎那,名一罗婆;三十罗婆,名牟休多。」《一切经音义》卷二十一6︰「剎那者!时之极促名也。」《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第三十三7:「时之极促,故名剎那。」承续部派佛教的「剎那」部义,后起的大乘《仁王护国般若经》云8︰「一念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经九百生灭。」

  怀抱「剎那生、灭相续」想法的学人,在实际的禅观经验中,只有实际经验到「生的改变」,而无法实际的经验到「灭」。但是这些学人又强烈、固执的「想象」有着极为快速的「剎那灭」,交错的发生在「生的改变」的过程中。因此,经由妄见与想象,这些学人认为现实是一种「剎那生、剎那灭」的相续过程,却不知他们实际面对的是「缘生法在影响中发生、改变」的过程,只因为他们加入了「灭而续生」的想象,才会自以为现实是「剎那生、剎那灭」的相续过程。

  在此之下,部派佛教的学人,对于「观察生、灭法」、建立「无常想」,即曲解、改变成「剎那生、剎那灭,生、灭相续」的无常观了。

  然而,佛法的基本教法是「诸法依因缘生而生,诸法依因缘灭而灭」,这才是正确的生法、灭法。如是之下,部派见解下的「剎那灭」,是「灭」必当是「依因缘已灭而灭尽」,否则即为异说了。那么试问:若是「剎那灭,而接续的剎那生」,如是因缘既已先灭于前一剎那,又依何因缘而得剎那续生于后?若「已灭」又得续生于后,「生」岂非「无因生」?又续生之因缘如依其他因缘而起,则成为与前因缘无关之业报,如是前、后因缘业报的连贯性如何成立?部派佛教时代的分别说部,为了解释「剎那灭」之后,如何赖之续生于后的疑问,才发展出「有分识」的部派义解,目的是在「剎那生、剎那灭」的教说下,作为合理解说如何贯串前生与续生的载体。

  部派佛教某些部派提倡「剎那生、剎那灭」的教说,这些部派为了合理解释三世因缘业报的连贯性,所以分别说部别立了「有分识」,大众部则别说「根本识」,这是作为贯串三世因缘的承载与业报肇始处。当然,这些新说部义不是出自佛说,并且后来辗转的改变、发展为大乘教说的「阿赖耶识」。

  关于「剎那生、剎那灭」的教说,在部派佛教时代不是所有部派都同意这种新教说,许多的部派是持反对的立场。见世友《十八部论》9:

  「彼迦叶惟部根本见者,有断法、断知,无有不断法而断知;业熟而受报,不熟不受报;有过去因果,无有未来因果;有一切法剎那,有觉法有报。」

  世友《十八部论》的另一译本,由唐朝玄奘翻译的《异部宗轮论》,提说部派各部的教义时,说到分别说系的化地部、法藏部、饮光部之本宗同义,还有分化自受分别说部影响之说一切有部系的犊子部本宗同义,都有说到「一切行皆剎那灭」、「有剎那灭」,可见「剎那生、剎那灭」,主要出自分别说部系的共说。

  例如:分别说系各部的主张,化地部主张「一切行皆剎那灭」10,法藏部主张「余义多同大众部执」11,饮光部主张「一切行皆剎那灭」12。受分别说部影响之说一切有部之本宗同义有「说一切行皆剎那灭」13,犊子部(此部分成法上部、贤乘部、正量弟子部、密林住部)之本宗同义有「一切有为法剎那剎那灭」、「有剎那灭」14。另在大众系部系的部义中,大众部、一说部、说出世部、鸡胤部,四部本宗同义,谓四部同说,都有说到「一剎那心了一切法,以一剎那现观边智」15,有「一剎那」之说。大众系的多闻部 ,除了如来出世五音及大天五事外,其他主张也多与说一切有部相同。可见剎那、剎那的分别、差异,还有剎那生与剎那灭,也是大众部的共说。

  如是可知,将「观察五阴的生法、灭法」的禅法,误以为是「观察剎那生、剎那灭」,并且误以为这是确立「无常想」的入手处,是部派佛教时代,受到分别说部系影响的许多部派所接受。当中为了合理解释三世因缘业报的连贯性,分别说部立了「有分识」,大众部则说出「根本识」,而说一切有部则不立剎那生、灭当中的主体,别说三世诸法分别是在三世生与灭,所以说出「三世实有」的主张。这些新说法的出现,都是受到剎那不住、生灭相续的妄见所影响,才发展出来的部派部义。


  注解:

  1.见《大般涅盘经》卷下:参大正藏T1 p.204.3-23~24

  2.见《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卷第二:参大正藏 T23 p.1027.2-13〜p.1027.3-18

  「马胜答言:我之大师,是释迦种,沙门乔答摩,今证无上正等菩提。……尔时邬波底沙告言:具寿!愿与我说,令我得闻。……尔时马胜便以伽他(偈颂),而告之曰:『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说是颂已,时邬波底沙即便离垢,证得法眼。法中之眼,得见法已,心无疑惑,情无畏惧。忽便起立,恭敬合掌,作如是言:此是我师,此是正法,住此法者,更不坠堕,是无忧处。……时邬波底沙闻是语已……便即往诣俱哩多处……时邬波底沙复为重说:『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说是法已,时俱哩多便得离垢,证得法眼,法中之眼。……作如是言,此是正法,若住此者,不堕落处。我从无量俱胝劫来,未闻此法。时俱哩多告邬波底沙曰:「大师世尊今在何处?答曰:在王舍城羯兰铎迦池侧。闻是语已,又告邬波底沙:今宜共往,于彼出家,修行梵行。」

  参Pāli Vinaya Vol. I, p.41〜42

  3.舍利弗的母亲,为摩揭陀国王舍城婆罗门论师摩陀罗之女,以眼似舍利鸟,乃名舍利;故「舍利弗Sāriputta」一词,语意即「舍利之子」之谓。又,别名忧波提舍、优婆室沙、邬波底沙、优波替,此系从其父提舍(Tiṣya)之名而得,指称「提舍之子」。

  4.见《铜鍱律》『大品』『大犍度』第二十三〜二十四:参南传大藏《律藏三》p.55-5〜p.58-11

  5.见《起世经》卷第十:参大正藏T1 p.359.2-22~24

  6.见《一切经音义》卷二十一:参大正藏T54 p.435.3-8

  7.见《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第三十三:参大正藏T29 p.533.2-10

  8.见《仁王护国般若经》卷上:参大正藏T8 p.835.3-15~16

  9.见世友《十八部论》一卷:参大正藏 T49 p.19.3-7~10

  10.见《异部宗轮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16.3-26 ~ p.17.1-15

  「其化地部本宗同义:谓过去、未来是无,现在、无为是有;观四圣谛一时现观,见苦谛时能见诸谛,要已见者能如是见;随眠非心亦非心所,亦无所入;眠与缠异,随眠自性心不相应,缠自性心相应;异生不断欲贪、瞋恚;无诸外道能得五通;……五识有染亦有离染。……若非有因预流有退,诸阿罗汉定无退者;……入胎为初,命终为后;……僧中有佛,故施僧者便获大果,非别施佛;佛与二乘皆同一道,同一解脱说;一切行皆剎那灭,定无少法能从前世转至后世。此等是彼本宗同义」

  11.见《异部宗轮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17.1-23 ~ 27

  「其法藏部本宗同义:谓佛虽在僧中所摄,然别施佛果大非僧,于窣堵波兴供养业获广大果;佛与二乘解脱虽一,而圣道异;无诸外道能得五通;阿罗汉身皆是无漏;余义多同大众部执。」

  12.见《异部宗轮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17.1-27 ~ p.17.1-2

  「其饮光部本宗同义,谓若法已断、已遍知则无,未断、未遍知则有。若业果已熟则无,未熟则有。有诸行以过去为因,无诸行以未来为因。一切行皆剎那灭,诸有学法有异熟果,余义多同法藏部执。」

  13.见《异部宗轮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16.1-24 ~ p.16.3-3

  「说一切有部本宗同义者:谓一切有部诸是有者,皆二所摄,一名,二色;过去、未来体亦实有;一切法处皆是所知,亦是所识及所通达;……四圣谛渐现观;依空、无愿二三摩地,欲界行入正性离生;……世第一法定不可退,预流者无退义,阿罗汉有退义;非诸阿罗汉皆得无生智;异生能断欲贪瞋恚;有诸外道能得五通;……北俱卢洲无离染者,圣不生彼及无想天;………唯欲色界定有中有;……佛与二乘解脱无异,三乘圣道各有差别;佛慈悲等不缘有情,执有有情,不得解脱,应言菩萨犹是异生;……说一切行皆剎那灭,定无少法能从前世转至后世,但有世俗补特伽罗,说有移转。」

  14.见《部执异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21.3-20 ~23;p.22.1-11 ~13

  「可住子部是执义本。……一切有为法剎那剎那灭。」

  「可住子部是执此义本,从本因一偈故,此部分成四部,谓法上部、贤乘部、正量弟子部、密林住部。」

  见《异部宗轮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16.3-14 ~18

  「有犊子部本宗同义,谓补特伽罗,非即蕴离蕴,依蕴处界,假施设名。亦有剎那灭,诸法若离补特伽罗,无从前世转至后世,依补特伽罗可说有移转。

  15.见《异部宗轮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15.2-25~26;15.3-4 ~13;p.17.1-15

  「大众部、一说部、说出世部、鸡胤部,本宗同义者,谓四部同说。……一剎那心了一切法,一剎那心相应般若知一切法,诸佛世尊尽智无生智恒常随转,乃至般涅盘。……以一剎那现观边智,遍知四谛诸相差别。……色、无色界具六识身。」

  16.见《异部宗轮论》一卷:参大正藏 第49册 p.16.1-11 ~16

  「多闻部本宗同义:谓佛五音是出世教,一无常、二苦、三空、四无我、五涅盘寂静,此五能引出离道故,如来余音是世间教。有阿罗汉为余所诱,犹有无知,亦有犹豫、他令悟入、道因声起,余所执多同说一切有部。」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Sil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Sil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Silam saranam gacchami

 

以此圣功德 辗转利一切 我等与众生 正向于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