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9月 26 日

当前位置:中道禅法 中道禅法释疑 七覺分與四聖諦三轉、十二行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 (三称)

七覺分與四聖諦三轉、十二行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中道僧團 隨佛法師 Bhikkhu Vūpasama 講述
臺灣 法璧 錄記

  修習七菩提支的禪觀法,主要是從「安那般那念」入手,修念覺分得明,次第起擇法、精進、喜、猗、定、捨朴提支。大正藏漢譯《雜阿含》746經裡, 佛陀直接清楚說明止觀的修行內容,要弟子們多修習「安那般那念」,即是念住於入、出息。佛法重視定的修習,可是定有「禪定」與「正定」的不同,「安那般那念」是即攝念專注的禪定修習而已。

  「安那般那念」只是佛教裡許多修習禪定方法中的一種而已, 尊者為我們說明其間的不同。比如大乘的持咒或念佛聖號,目的在攝萬念於一心,守持一念。另一種是假想觀,完全是攝心專注一處想像出來的情境,有觀落日、月輪、種子字、琉璃寶地、淨土十六觀……等等,假想內容與宗教信仰境界有關。由於對宗教忠誠,達到與聖境契合,因而內心得到平靜。南傳慈心觀也是一樣,當觀想時內心安詳喜悅、慈善平安,將慈心的光芒散布給東、西、南、北方眾生,這種觀想對情緒療癒與道德品質很有幫助。然而,不管用任何方法來修禪定,都是因為有情眾生心猿意馬不能集中,如燭火隨風擺盪,無法照亮前路,而穩定的專注力就如同穩定的燭火。所以,修定只是手段,是為了穩定、專注的觀察生命的真相,尋得滅苦的道路,開啟智慧,這就是禪定的作用。

  修定是要讓散亂念頭集中,以上的禪定法都是好的,為何 佛陀只教安那般那念,將注意力放在入、出息呢?其實,在攝念專注上,一般禪定法都相差不大。那是由於形形色色的觀想方式,念頭所專注之處是作意出來的,經咒、佛號,是勝解作意而來;日輪、月輪、西方淨土,並不出現在眼前,也是在專注力獲得集中之後,所「擬想作意」出來。由於念散亂,故需要靠專注想出意境(作意),可令念頭集中。然而,作意的對象,並非具體發生在眼前的現實,一旦念頭散亂,「擬想作意」出來的意境隨即消散,無法存續於當前的攝引念頭回於「擬想意境」的專注。禪定散失較不容易回復,這是依「假想觀」修定的缺失。 佛陀所教導的「安那般那念」,是依念住於息入、息出來修,而呼吸並非想像作意出來的境界,日常作息、甚或心神散亂之時,呼吸都在。比起其他方法,安那般那念是「真實而非擬想」,當念散亂不專注時,現實的呼吸仍持續的進行,容易將專注力重新拉回。因此,所有修習禪定的方法當中,以「安那般那念」為最上。 佛陀教導「安那般那念」是真實而非虛構境界,讓散亂回到注意力集中的所在,佛陀教導唯重在「安那般那念」而已。

  經典上 佛陀教導的安那般那念呼吸法很繁瑣,但只要注意一個簡單的原則—不管行住坐臥,在在處處,起心動念只要念住於入、出息。然而,「安那般那念」並非是修行的目的,就好比跳高,先蹲下去再蹬直腿才能跳起來一樣,修安那般那念就是蹲下去的那一刻,只是準備工作而已,目的是要跳過去,跳過迷惑無明到正覺得明。所以修「安那般那念」要認真蹲,不過如果沒能跳起來,修行就不知在做什麼了。

  修「安那般那念」是念住入出息(不是觀呼吸),待注意力集中時,就開始觀身、受、心、法等四處的「集與滅」,這也就是七菩提支中的念覺分。念覺分的禪觀法,主要在明見五受陰—色、受、想、行、識如何生起,而後了知五陰為因緣所生法。這才能夠獲得色、受、想、行、識是緣生法的「正見」,斷除五陰是「常、樂、我、淨」的妄見,所謂「緣生法則無常、苦、非我、非我所」,進而明白貪愛五陰必有「無法實現的苦惱、繫縛於敗壞及逼迫的苦」,明見唯有「當於五陰離貪、斷愛,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才能徹底滅除苦的根源,朝向生死苦的滅盡,解脫於苦、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在此 尊者也提到慈悲與一般世人的愛是有所不同的,一般世人的愛是以「貪愛自我」為根源,作為實行關愛眾生的事。但這就好像將小石頭丟入水塘生起漣漪一樣,不管漣漪多大,中心還是那顆石頭。石頭就有如自己,從周圍眾生開始,慢慢向遠一點的水圈,用愛自己的方式,對眾生賦予關愛。在場當父母的,是否有所感?用愛自己的方式來愛孩子,你的孩子是不是會感到受不了?這表面上是以關愛他人,卻是出於「愛自己」,不是慈悲。當事者可能覺得自己是善意的,但是如果沒法契合對方的因緣及問題,從對方的優點、困境所需要的觀點,尊重對方的實況及需要,那麼愛是有漏性,有所不足的。慈悲是建立在斷除迷惑、貪瞋,以及對自己的貪愛上,以無貪的方式關懷眾生,這種慈悲的互動必然合乎事實,尊重對方,並懂得提供方向和助力,保留對方生命的空間。

  《雜阿含》609 經教導我們身、受、心、法集滅觀,食集則身集;觸集則受集;名色集則心集;如理作意集則法集。平時常聽到的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是部派說法,與 佛陀教法不合。 尊者並舉《雜阿含》262闡陀比丘經為例,告訴我們無常、苦、無我並不是禪觀的內容,而是見法、得法眼者修行之證量與遠離的錯誤。無常在破除常見;苦在破除五受陰是樂的妄見;無我在破除是我、我所的妄見;涅槃寂滅是先明見「生老病死苦是因緣生」以後,才能得見「依生死因緣的滅盡,而有生死苦的滅盡」。凡夫俗子禪觀時,不可直觀「色無常,受、想、行、識無常,一切行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寂滅」,這是聖弟子的證量,是見法者已遠離錯見,並得見「有生死苦的滅盡」的證量。「無常、無我、涅槃寂滅」不是當前現實的事實,當前的事實是「因緣及緣生」,愚癡凡夫未能明見「因緣及緣生」,必是無法遠離「常見、我見」,也無法真正知道「生死是緣生,必能依生之因緣滅而有生死之滅盡」。佛弟子必需要清楚明白,不能直觀無常、無我,否則修禪觀的第一步就是錯誤。

  尊者點出世人不如實知色、受、想、行、識(生死業報)是如何起,不正見五陰是因緣生,則不知緣生是為「輾轉而起的不息之流」,誤以為死後即歸為虛無(斷見),若能如實知五陰是因緣生,則正之緣生法則「無常、無我」,而緣生的五陰則緣生不息,得不生五陰歸為虛無的妄見。又世人如不知五陰雖是因緣生,則無法正知緣生之法必是「依因緣滅而滅盡不起」,不得明見緣生的生死之流,雖不是死而虛無,但也不會是固定不壞,這就是誤以為五陰(生死輪迴)不壞的「有見(常見)」。這是因為不如實知色、受、想、行、識(生死業報)是如何起(集法)、如何滅(滅法),才會有此「常、斷妄見」。

  因此, 佛陀教導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如實觀察「五受陰的集、滅法」而得見法、得明。所以,修「安那般那念」是先蹲下去,「如實觀察五受陰的集、滅法」就是蹲下去後,接著如何跳起來的方法。

  此時 尊者說法從「因緣法」、「八正道」,直接轉入「四聖諦三轉十二行」。教導我們觀十二因緣,應從六觸入處觀集法與滅法入手。眾生在流動如風之眼、耳、鼻、舌、身、意六觸入處生貪,而有繫縛,故心念片刻不得定。在每一觸入處觀集、滅法,明見十二因緣法,知六觸入處為無常、苦法,知斷貪愛的八正道,是斷無明迷惑得明的「四聖諦初轉、四行」。當在眼、耳、鼻、舌、身、意六觸入處安住於集、滅法,正念、正智住,於六觸入處精進離貪、遠離繫縛,是精進修離貪、斷愛之八正道,是為「四聖諦第二轉、四行」。當於六觸入處已得明,已起「離貪、斷愛是滅苦正道」的正見,則能次第起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並且在六觸入處精進修習離貪、斷愛──正勤,如是次第圓滿正念、正定。離貪的正定成就,得捨離貪、瞋、癡,具足「慈悲喜捨」,成就解脫、自知生死永盡、不受後有,此時已於「四聖諦第三轉、四行」生眼、智、明、覺,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實觀十二因緣法、見八正道、修八正道,修念菩提支(觀四念處集法與滅法),次第起擇法、精進、喜、猗、定、捨菩提支,這兩者都是一致無別,並且正是四聖諦三轉、十二行的菩提道次第。如是修習滿足者,成就正覺、離貪、慈悲喜捨、解脫、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具足五種功德。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Sil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Dutiyam'pi, Sil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Tatiyam'pi, Silam saranam gacchami

 

以此圣功德 辗转利一切 我等与众生 正向于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