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1月 18 日

当前位置:中道禅法 中道禅林 正行之友

正行之友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一、能真念“无常”、“苦”而寻觅解脱、乐向彼岸的法友。

  人生短促且多忧苦,世界辽阔却变异败坏,当知万般计量不过“一梦黄梁”,真念于此,则生“疲厌”与“远离”之心,对于俗世的喜、贪也能舍、尽,因而向于“苦的解脱”。

  二、常见“贪欲、瞋恚、愚痴”的过患,而思远离、息止的法友。

  因贪、瞋、痴而有老、病、死及种种“苦”的轮回,唯有息止贪、瞋、痴才能灭除老、病、死及“苦”的轮回,如不能见此则不知向于彼岸。 

  三、深感俗世多争、染浊多苦,不乐名闻利养、人我是非、情欲恩怨与思想论争,欣求远离之道的法友。

  世俗有句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说:“有人就有江湖”,这两句话深刻与直接的说出了现实人间的险恶与无奈。人心多贪,有“贪”就有刀枪、罗网、毒药与陷阱,有刀枪……陷阱就有险害与罪恶,有险恶则令人不得不审度己身的安危得失,但计量安危得失则与他生对立、抗争与欺瞒,有了对立、欺瞒则又生起险恶,因而周而复始的交相逼迫、求出不得,而这就是“人间的江湖”。若要出此江湖,根本的办法就是“离贪”,也只有远离种种的贪欲,才能走出“人的江湖”。世界辽阔却变异败坏,一切的贪求与争斗不过是“蜗牛角上争长计短,只是许大世界”

  四、思能朴质、务实、单纯与直接简要修行的法友。

  佛世时的弟子们,有多少人是广闻 佛陀的教诲有如今日之熟读三藏者?大多数的弟子只有听闻过简洁而重要的教导,在听闻的“数量”上是远远不如今日的学法者,但他们却能以“务实实践”的修行,大大的超越了“多闻而不实践”的人。因此,修行不在“多”闻,而是重于“正”闻,贵在实践,而不是研读

  五、敬信“佛、法、僧”,守持“净戒”,真诚良善、重恩情道义的法友。

  佛陀是导师,法是向于解脱的道路,僧伽是解脱路上的善知识与善友,修学佛法的人能不敬信“佛、法、僧”吗?律戒是自我督促与防护的力量,让自己得以不放逸、不退堕的正向彼岸,欣求解脱的人能不守持净戒吗?一个人如果心存虚伪与险恶,能够走向正途吗?若轻忽于人与人之间的恩情及义理,我们还能立身端直、慈心对他吗?一个人不能自以为了不起,而不知诚敬的敬奉“佛、法、僧”,也不宜处处只为自己的得失设想,失去了真诚与良善,更不需为了许多不满与怨怼,而忘失了可贵的恩义。简单的说,不要为了“我”,为了这个因妄执而以为有的“我”,而迷失了可贵且端正的路。

  六、具“惭愧心”,修“不放逸”,不悭贪、吝啬,能慈心待人的法友。

  唯知“惭、愧”者,方能不放逸;唯断贪者能离险恶,离险恶者才得真慈心。

  七、无开宗立派、成佛作祖的狂妄,也无创业立会的雄心抱负,唯念苦恼深重、轮回路长、老实修行于“灭苦之道”的法友。

  人之大患在“好为人师”,人之大欲在“求万世功绩”,好为人师者多患于骄慢,求功绩者则苦于交争。当一个人的能力与才智超越一般人时,内心就难免于一种“优越、崇高与神圣的自我期许”的心理,这种心理不仅让人陷于功绩、名声与成就的陷阱,也使人只看到自己的道路,却不知道他人的需要及优点,傲慢、嫉妒与狂妄更是随之而起,那么“内在的安稳”也就无从达至。凡是看清当中忧苦的人,能不心离于狂妄、贪想,老实修行吗?

  八、言行真实、不尚虚伪矫饰,宅心仁厚、宽平待人的法友。

  虚伪的目地,如不是对人心怀疑虑,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稳与利益,或是为了逃避应有的义务与责任,或企图谋得崇高的名声与额外的利益,要不就是为了探求他人的私密。这些心绪与作为不但无益于解脱,更不是待人处世之道,反而增长烦恼与束缚,学法之人能不远离虚伪吗?

  人总免不了缺点与过失,只要能心怀惭愧、努力改进,自当能向于解脱,不论自身或他人无不如此。学法之人见他人过失,若能如是观者,自能宽平待人、仁厚处世,而不失之苛刻与严厉。菩提伽耶内觉禅林赞叹以上的修行风范,也欢迎认许如是修行风范的法友共同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