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正觉后 2449 年 ‖ 西元 2017 年 11月 21 日

当前位置:中道僧团 不食鱼、肉

不食鱼、肉

  • 文字缩放 缩小 缩小 放大 放大
  • 打印
  • 分享到:

选自 Ven. Bhikkhu Vūpasama 随佛尊者著
《不杀生与慈心之道》部分内容

  佛世时印度有所谓六师外道者,六师外道中为人称为“大雄”的尼干子.若提子,出生的时间稍早于 佛陀而与佛同世,他强调极严苛的苦行,如身不着一物,甚至连钵都不受用,仅用双手受取食物的布施,并且严格的提倡“不杀生”,主张“不受用鱼、肉”,他的思想不仅盛行于印度各地,同时也是佛教思想的主要竞争者。佛世时在印度第一强国摩竭陀国的首都王舍城中,由于尼干子.若提子的主张广受君民的信受与欢迎,所以当不支持阿阇世篡位的 佛陀,后来为阿阇世支持的提婆达多所反对时,提婆达多即以王舍城人所信受的尼干子.若提子的主张──不受用鱼、肉,来提高自己在王舍城的声望以获取支持,并藉此打击 佛陀的名声以争取佛教的领导权,这就是佛史上有名的“提婆达多毁佛”事件。

  由于佛陀的教导重于息止执取五蕴的智慧──缘起、无常的明见,及离欲、慈悲的正行,并不认为藉由食物种类的拣择,可以决定身心的净化与解脱,所以 佛陀不仅反对过于严苛的苦行,也不以为“不受用鱼、肉”可获致圣果。因此,提婆达多提出如尼干子.若提子的“不受用鱼、肉”的主张,即受到 佛陀的拒绝与呵责,而佛世时僧伽托钵受食,也不拒绝鱼、肉的供养。

  虽然如此,但这是因为古代的印度社会,基本上是半农半牧的经济形态,商业经济活动并不如现代发达,也未有分工极细的现代产业结构,所以大多数的人们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在这种社会结构底下,绝大多数的血肉之食,是从人们本身所蓄养的动物身上获得,即所谓自养、自杀、自食,或是从猎杀野生生物中获得,但多数也是自猎、自食,只有少数是为了经商营利,才从事养杀或猎杀的行业,并且杀生的工作也多半是由旃陀罗阶级所担任。所以, 佛陀与出家的弟子们,虽是托钵受施不禁鱼、肉的供养,但若是见杀、闻杀、为我杀者,也是不受施的。这就是菩提的修证重于远离杀生的恶行,并不在是否受食鱼、肉的表现。

  在不见杀、不闻杀、不为己杀的前提下,僧伽虽可受取鱼、肉,但 佛陀却还制有“不杀害生命”与“不可任意破坏草木”的戒律,“不杀生”是强调不害他、不令他生恐怖的慈悲,而“不可任意破坏草木”是说人为了生活虽可合理的取用草木,但基于尊重众多依附草木生存的生命,所以不可任意的取用与破坏草木,若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这就是“环保”的精神了。此外,由于在印度传统信仰中,草木丛林是为鬼神的聚落(此为先民时代泛灵信仰的遗绪),所以这也显示 佛陀尊重良善的传统民俗信仰,避免与善良风俗对立的态度。在现代的生物科学里,生物是依照不同的属性被区分为动物、植物、细菌等不同的三大类,当中为 佛陀所禁杀的对象主要是动物类,并不是植物与细菌类,所以人为了生存的正常需要而受用蔬果与消灭病菌,是不能以违犯“不杀生”来看待。因此,依“不杀生”的精神来看,若将杀生、取用血肉来类比摘取、受用果蔬的行为,是不妥善的类比法,这会模糊“不杀生戒”的真义。

  此外,看看印度时代的佛教,虽然 佛陀强调不食鱼、肉无助于解脱,但为了回应所处的环境,不仅约制“见杀、闻杀、为己杀”的肉不得受食,也约制比丘不可受食十种肉──象肉、马肉、人肉、狗肉、毒虫兽肉、狮子肉、虎肉、豹肉、熊肉、罴肉1。这不就是在“严守律戒的精神与内涵”的原则下,得随环境的变迁,而严谨、妥善调整微细戒的守持法吗?如果 佛陀当年有审度时节而禁种种肉食的作法,那么处于现代社会的学法者,是否也得为不杀生而不食鱼、肉呢?

  因此,“不受用鱼、肉”虽不能决定圣道的证得,但契合于慈悲的“不杀生”,却是必须坚持的正行。中道僧团依循佛陀的正道,了知“食物的种类无助于解脱”,但为慈悲关怀生命,也为尊重华人佛教社会的良好传统习惯,在现今的工商业社会结构下,奉行“为不杀生而不食鱼、肉”。


  【注释】

  1. 《铜鍱律》‘大品’“药犍度”第三诵(私呵将军)、第二诵(苏卑供养及肉食),参考汉译南传大藏‘律部’第3册307页、287页。 《五分律》卷22 大正藏第22册148页下。 《四分律》卷59 大正藏第22册1006页上。